小图片炸了,现在怎么办?

quantumzebra123

NFT 市场在 Otherdeed 公开发售后不久就崩溃了。当下的熊市是反思过去并展望未来的好时机。一方面,小图片市场面临不少急需解决的问题,包括高昂的交易成本、不道德的交易行为等。另一方面,NFT 正在一些其他领域蓬勃发展,比如票务 NFT 和在元宇宙中的应用,这些突破可能会重新定义 NFT 的含义。

导言

NFT 市场在 Otherdeed 公开发售后不久就崩溃了。地板价和交易量都发生了暴跌。再加上 ETH 价格的大幅下跌,造成的损失是前所未有的。

Bored Ape Yacht Club(“BAYC”)4月30日的地板价为428,258美元。一个半月后的6月15日,其地板价为104,478美元。跌幅为75.60%。Mutant Ape Yacht Club(“MAYC”)表现更差,同期录得81.60%的损失。BAYC 现在的地板价甚至低于 Otherdeed 发售之前的 MAYC 地板价。如果你当时套现了一只 MAYC,你现在就可以买得起一个 BAYC。

NFT 市场交易量的下降更为严重。

NFT 市场在 Otherdeed 发售后的三天内从二级市场录得13.23亿美元的交易额。而在5月16日至6月15日的30天里,它只录得16.63亿美元的交易额。6月15日当天的 NFT 市场交易总额只有1,500万美元。这个数字与5月1日的峰值相比,下降了97.48%。

任何在此期间持有 NFT 的人都不可避免地亏麻了。而且随着流动性枯竭,NFT 的价格可能会进一步下跌。我在今年2月份关于如何给 NFT 估值的文章中写道,NFT 市场一定会出现“回调”。当时我没有选择日期,但显然“回调”已经到来。

小图片炸了,现在怎么办?

我将在本文讨论两个主题:

  1. 回顾 NFT 市场面临的问题。熊市是用来 buidl 的。谁解决了这些问题,谁就最有可能在下一轮牛市到来时起飞。
  2. 探索 NFT 在小图片之外的潜力。当下,我们过度痴迷于炒小图片,忽略了其他足以令 NFT 改变世界的机会。

当前问题

在过去的一年里,NFT 的受欢迎程度如火箭般飙升。

NFT 市场的市值从2021年初的4.7亿美元增长到今年5月底的192.9亿美元。NFT 的持有者从不到50万增加到超过225万。

个人头像项目(“PFP”)是 NFT 皇冠上的明珠,因为 PFP 是唯一一个找到真正产品市场契合度(product-market fit)的 NFT 类别。目前,PFP 占据了 NFT 总市值的67.5%以及 NFT 总交易量的78.7%。最具标志性的 NFT 高光时刻之一是斯蒂芬·库里将他的推特个人头像更改为他购买的 BAYC。

NFT 市场的快速增长滋生了许多未解决的问题,下面将探讨其中的六个。

高昂的交易成本

交易 NFT 的成本十分高昂。每笔交易通常收取7.5%的费用(2.5%的平台费+5%的版税)。NFT 只有被视为收藏品,而不是币,才能维持如此高的交易成本。否则,NFT 市场只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在线赌场,每笔交易都是 PvP,只有赌场一直赢。

许多人不理解交易成本对他们炒小图片的利润的影响。假设 Azuki 的地板价昨天是10 ETH,现在是12 ETH。如果你在10 ETH 买入,在12 ETH 卖出,你拿到手的利润只有11%,而不是20%,因为在扣除2.5%的 OpenSea 费用和5%的 Azuki 版税之后,你的销售收益只是11.1 ETH。换一个角度来讲,如果你以10 ETH 买入 Azuki,那么以10.75 ETH 以下的任何价格卖出都会产生亏损。这个计算还不包括 gas,当一个项目收取更高的版税百分比时,情况会变得更糟。例如,VeeFriends 和 Adidas Originals Into The Metaverse 的版税是10%,NFT Worlds 的版税是9.5%。这使得倒卖 NFT 利润微薄,并让 NFT 交易者们深受其害。

征收高额版税并不是没有先例。例如,作家可以从平装书中收取7.5%的版税,电子书版税更高,达到25%音乐人从专辑销售和流媒体播放中可以获得15-25%的版税收入。但是这些版税全部来源于一级市场销售。出版和音乐行业都不对二级市场销售收取任何费用。

将一定比例的二次市场销售额奖励给艺术家是 NFT 的主要创新之一。这对艺术家来说棒极了。他们理应得到回报。然而,早期的 NFT 项目的版税要低得多。BAYC 和 MAYC 收取2.5%,CrypToadz 收取1.25%。Bored Ape Kennel Club(“BAKC”)、CryptoPunks 和 Meebits 都收取0%。现在也说不清楚到底是哪个项目引领了更高版税的潮流。

除了版税,OpenSea 收取的2.5%手续费也很荒谬。Binance 最高的 maker/taker 费用为0.1%。像 TD Ameritrade 这样的平台对美国股票、ETF 和期权的交易都不收取佣金。没有平台费,没有交易费,更没有交易最低限额。传统艺术行业确实从艺术品的二级销售中收取很高的费用,拍卖行和画廊对二级销售收取10-50%的佣金。但是没有一个理智的人会把 OpenSea 和佳士得相提并论。

版税和平台费加在一起使得炒小图片的成本非常高昂。币和股票的交易永远不会收取7.5%的佣金。

研究人员发现,当交易者支付高额交易成本时,他们倾向于从事风险更大的交易行为。他们的交易量显著减少,交易标的价格更高,持有标的的时间更长,价格波动也大得多。这导致交易者录得更夸张的收益或亏损。

有明确的证据表明,高昂的交易成本阻碍了 NFT 交易。截至2022年6月15日,就市值而言,NFT 占所有加密市场的1.9%。就交易量而言,NFT 只产生了整个加密市场交易量的0.09%。上述其他发现也适用于 NFT 交易。个别参与者的巨大收益一直在吸引新的玩家。但大多数玩家的最终结局都是亏损离场。

只有当交易标的是某种收藏品时,高昂的交易成本才是可持续的。NFT 不应被天天倒买倒卖。

大多数成功的 NFT 项目都是以品牌的形式运营的,例如 BAYC 和 Azuki。消费者花高价购买小图片,就像粉丝花高价购买 Supreme t 恤一样。二手奢侈品也有市场,但是香奈儿包或劳力士手表从不天天交易。

目前,顶级 NFT 项目都是 non-fungible token 和 fungible token 的畸形组合。一方面,它们试图创建许多小图片之外的内涵,包括社区、身份、使命等等。另一方面,它们像股票一样交易。想象一下,假如马斯克从每笔特斯拉股票交易中都抽成5%,这说得通吗?

展望未来,如果 NFT 项目继续作为品牌去运营(他们也应该这么做),那么 NFT 项目中 fungible token 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应该越来越不重要。建立像路易威登这样历久弥新的品牌并不需要一群交易员围绕其产品价格频繁投机。 一个猴子头像应该是消费品,而不是投资。而且,由于高昂的交易成本,将 NFT 视为币而进行交易的尝试注定会失败,例如,NFT 指数基金面向专业交易者的 NFT 市场

不道德的交易行为

NFT 市场中不道德的交易行为比人们预期的要频繁得多。

首先,操纵 NFT 市场很容易。大多数 NFT 项目的供应量有限,市场中的交易者数量也很少。一个10,000枚 NFT 的项目中,通常只有700至1,500枚左右的 NFT 被挂在市场中出售。偷偷拉高一个 NFT 系列的价格,然后砸给那些 FOMO 的人并不难。许多项目也通过用自己的钱购买 NFT 来保护地板价。四月底,在一个超过十万推特粉丝的 NFT 项目启动时,一个神秘的钱包花费了超过300 ETH,购买了二级市场中所有供应量的40%,使得该项目的地板价在一天内拉升了约80%。

内幕交易也不少见。

Yuga Labs 于2022年3月11日宣布从 Larva Labs 收购了 CryptoPunks 和 Meebits。然而,那些听到官宣才购买 Meebits 的人只是不幸地成为了某些早鸟的接盘侠。

从上图中可以轻易发现,在正式官宣之前,Meebits 就产生了四波购买浪潮。直到2022年3月初,Meebits 的地板价一直在稳步下跌。当时整个 NFT 市场都在呈下降趋势。突然间,Meebits 在一部分人眼中突然变成了香饽饽。3月4日至3月6日期间,地板价从2.48 ETH 飞速上涨至3.46 ETH。然后在官宣的前一天,随着关于潜在收购的谣言开始在推特上传播,Meebits 的地板价从3.5 ETH 迅速飙升至5.4 ETH,随后在正式官宣之前回落至4.5 ETH 左右。Yuga Labs 的官宣事实上标志着 Meebits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的最高价,达到6.98 ETH 的峰值。Meebits 直到近两个月后才打破这一历史最高纪录。

另一个更公开的案件涉及 OpenSea 前产品主管的内幕交易。据 The Block 报道,OpenSea 前产品主管内特·查斯坦于2022年6月1日在美国纽约被捕。大陪审团以电信欺诈和洗钱两项指控起诉查斯坦,每项指控最高都可判处20年监禁。

根据起诉书,查斯坦据称负责选择哪些 NFT 将出现在 OpenSea 主页上。从大约2021年6月到2021年9月,查斯坦使用秘密钱包购买将出现在 OpenSea 主页上的 NFT。随着 OpenSea 主页曝光,这些作品的价格飙升之后,他再以两倍到五倍的价格出售这些作品。

内幕交易的玩法还不止以上两种。二月底,某个 NFT 项目开图前,一名团队成员通过某种方式提前得知了项目中最稀有的 NFT 的编号,并以高于地板价约一倍的价格买入。在开图后,这枚 NFT 以买入价20倍的价格迅速售出。

这样的行为对市场及其参与者都是有害的,如果放任不管,将会造成灾难性的长期后果。

当然,期望市场参与者自我监管是不切实际的。虽然某些 NFT 社区成员挺身而出,揭露了一些不道德行为,例如 ZachXBTNFT Ethics,但市场不能依赖义务警员的个人努力。

NFT 从业者们应该开发更多的工具来监控交易活动和钱包地址,以揭露反常的交易活动,无论是操纵市场、内幕交易、还是通过左手倒右手来挖矿。监管机构也可以介入以确保市场的公正性。

为零的通证进制

通证进制(Token Decimal)是一个 fungible token 概念。它指的是单个币种的可分割性。对于大多数 fungible token 来说,通证进制是18。也就是说,你最少可以购买0.000000000000000001 ETH(小数点后17个零)。

NFT 的通证进制为0。你最少也只能买一个完整的 NFT。你不能买半个。通证进制为0限制了 NFT 的普及,因为大火的系列常常会迅速变得过于昂贵,使得普通市场参与者遥不可及。如果 bitcoin 的通证进制为0,它的价格永远不会达到69,000美元。

碎片化(Fractionalization)是一种让更多人参与广受欢迎的 NFT 项目的方式。当一个 NFT 被分块化时,它会被分成更小的部分,拥有一份就像拥有整个 NFT 一样。分块化本质上是从 non-fungible token 中创造 fungible token。

Bobu(Azuki #40)于2022年3月6日被细分成 ERC-1155 通证。一共生成20,000个 Bobu,每个0.01 ETH。NFT 社区似乎对分块化并不排斥。Bobu 所有者立刻更换了他们的个人头像,并在 Azuki 持有者圈子里内成立了一个子小组。

来源: Bobu 101

发行更便宜的二级系列是另一种方式。许多人买不起爱马仕手袋,不过大家多少都负担得起爱马仕领带。同样,如果你买不起 BAYC,你可以在 MAYC、BAKC 或 Otherdeed 中进行选择。

但在发行二级系列时,如何保证一级系列的价值不受影响十分重要。这是一种微妙的平衡,必须谨慎对待。劳力士每年制造80万只手表,但是它的品牌价值基本没有被稀释。然而,一些 NFT 项目因为在需求不足时便匆忙发行二级系列,而导致所有系列的价格都有所贬值。

在增加 NFT 的通证进制这个领域里,有足够的空间以供创新。例如,Bobu 被 Azuki 官方分割。Azuki 的所有者可以自行分割他们的 Azuki 吗?二级系列必须以 NFT 的形式出现吗?

过小的加密圈子

在过去的一年里,无数名人买入了 NFT,包括 Justin Bieber、Paris Hilton、Jimmy Fallon、Steve Aoki、Snoop Dogg 等。长长的名单星光熠熠。MoonPay 甚至设立了一项专门的礼宾服务,帮助高净值个人购买 NFT。尽管如此,NFT 社区与外部世界之间的割裂程度仍然比大峡谷还要宽。

大多数 NFT 买家仍然来自加密圈子内部。正如 NFTstatistics.eth(Punk9059)指出的那样,将加密圈外的影响力转变为加密圈内的 NFT 购买力的过程是非常缓慢的。

许多在现实世界中取得杰出成就的项目都在苦苦挣扎。例如,Aku 是一个 NFT 品牌,由前 MLB 球员转型艺术家的 Micah Johnson 创立。该项目邀请 Pusha T 和 Upscale Vandal 担任顾问,他俩分别是著名说唱歌手和备受尊敬的时尚偶像。但是 Pusha T 和 Upscale Vandal 的粉丝和崇拜者并没有转化为 Aku NFT 的买家和持有者。相反,吸引圈内人士的 meme 项目要成功得多,比如 Goblintown 和 I'll poop it。加密圈子就是喜欢玩梗。

建立钱包、获取加密货币、再购买 NFT 太复杂了。这阻碍了 NFT 的进一步推广。人们希望 Coinbase NFT 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 Coinbase NFT 变成了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据 Nansen 数据,自2022年5月4日推出以来,Coinbase NFT 仅带来了约 900 ETH 的总交易量。

必须有更好的方法让普通人接触 NFT。NiftyGateway 允许你用信用卡购买 NFT,并将 NFT 存储在托管钱包中。但还有更多的工作需要完成。如果 NFT 一直不能出圈,那么 NFT 市场很可能已经经历过顶峰了。

匿名的项目创始人

NFT 狂潮类似于2017年的 ICO 泡沫。像 Pixelmon 这样的项目不费吹灰之力就赚了一大笔钱。在 Fiverr 上雇佣一名兼职艺术家,并从现有项目中“借用”一下智能合约,就足以创建一个 NFT 项目。

低质量的项目充斥市场有两个原因。首先,市场参与者被贪婪蒙蔽了双眼。他们在冲进一个项目之前几乎不做什么研究。其次,匿名创始人可以很轻易地逃避他们应当承担的责任。如果一个项目没有成功,直接跑路,然后换一个名字另起炉灶就行了(比如说 ZAGABOND)。

还有比跑路更可怕的。0xngmi 在推特上发布了令人震惊的证据,表明著名的 NFT 项目 Milady 的创始人参与了一系列令人作呕的活动,包括种族主义、性别歧视、恐同、恋童、精神控制、以及自杀邪教。

最近,mfers 的创始人兼艺术家 Sartoshi 宣布,他将把 mfers 移交给社区并永久消失。虽然社区对他的离开并不感到太惊讶,但 Sartoshi 的两个行为确实激怒了一些成员。首先,尽管离开了这个项目,Sartoshi 仍然将获得 mfers 25%的版税。其次,Sartoshi 在官宣隐退的同时发布了 “end of sartoshi”,并从该系列的销售中赚了大约200万美元。这个系列每个 NFT 的初始价格为0.069 ETH,它现在 OpenSea 上的交易价格为0.02 ETH。

市场上的愚蠢行为难以避免。但是,匿名搞项目这一点是可以改进的。沃伦·巴菲特曾说过:“建立一个名声需要20年,毁掉它只需要5分钟。如果你考虑一下,你就会做不同的事情。”如果 ZAGABOND、Milady 创始人和 Sartoshi 都是实名创业,他们肯定会走一条不一样的道路。

身份信息完全透明也不是最优解。例如,匿名可以保护创始人免受阴险的人身攻击。通过零知识证明的方式审查创始人应当是可能的。或者,创始人可以私下向智能合约袒露身份。如果一切顺利,匿名性会得到保留。而如果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干坏事的人也可以得到应有的惩罚。

过早的 NFTfi

NFTfi 最近被讨论了很多。在 DeFi 中,人们可以通过质押主流通证资产借款来获得额外的流动性。同样,人们希望可以通过质押 NFT 借款。

首先,NFTfi 不应该被与房屋抵押贷款(Mortgage)相提并论。房屋抵押贷款是用于购买房产的贷款,需要购买的房产是贷款的抵押品。NFTfi 更像房屋净值贷款(Home Equity Loan),房产的所有权是已经获取的。两者的抵押品都是房产,这里面关键的区别在于目的。房屋抵押贷款的目的是购买房产,而房屋净值贷款旨在购买其他东西。

NFTfi 的目的是什么?借款人将额外的流动性花在哪里?

传统金融市场里的股票质押是一个很好的先例,提供了一些消费者洞察。股票质押允许股票持有人在不放弃所有权的情况下获得流动性。例如,有传言称马斯克通过质押625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借入高达125亿美元的资金来为他收购推特提供资金。有趣的是,适用于马斯克质押的特斯拉股票的贴现率(贷款价值比 loan-to-value ratio)为20%,低于大多数 NFTfi 网站的30-50%。

股票质押并不常见。2007年至2016年间,只有7.6%的美国上市公司披露,其首席执行官将公司股票质押,这表明 NFT 持有者对 NFTfi 的需求可能不高。

绝大多数(90.5%)首席执行官将股票用于个人支出例如,Oracle 的埃里森通过质押股票在2012年以5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了夏威夷第六大岛拉奈岛。而只有6.0%的首席执行官利用这些资金加倍投资自己公司的股票。另有3.5%的首席执行官质押股票是为了对冲他们的所有权。

目前尚不清楚 NFTfi 借款人如何使用他们的资金。但这些资金似乎都被投入了进了 NFT 市场中。如果借款人们都用这笔钱去购买更多的 NFT,NFTfi 只会给 NFT 市场增加杠杆,这只会创造一个注定要破裂的不可持续的泡沫。

以现实世界中的例子为参考,没有多少人质押他们的爱马仕包或毕加索的画来换取流动性。NFTfi 将继续满足一小部分人的需求,但它不会变得更大。当铺行业历史悠久,现代当铺在16世纪就在欧洲出现,但这从来都不是一个大生意。

未来机遇

区块链本质上就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数据库。它主要的价值是它不需要一个受信任的第三方便可以保证数据的真实性和安全性。

当区块链首次推出时,bitcoin 是唯一的应用。但 bitcoin 之外的用例很快就吸引了不少注意力。大家认为,区块链技术应用在个人信息存储、法律和医疗记录管理、票务、投票等方面可能非常有效。颠覆许多行业的时机已经成熟。所有这些应用都涉及 NFT。这些领域取得的进展将带来区块链技术的更广泛采用,并将价格推向新高。

现在人们普遍认为 NFT 不过是昂贵的 jpeg。正如上一节所讨论的,昂贵的 jpeg 有其自身的问题。在小图片之外,有大量的机会可能会重新定义人们心目中 NFT 的含义。

在讨论这些机会时,NFT 可以分为两大类,1)现实存在的数字复制,2)数字原生存在。

现实存在的数字复制

世界变得越来越数字化。世界互联网用户从2002年的5.58亿增加到2022年的53.8亿,占世界人口的67.8%,而2002年只有8.6%。不仅人类正在迁移到数字世界,事物也在迁移。个人记录、汽车票、甚至儿童游戏都在逐渐电脑化。据报道,2005年参加运动的男孩比例低于1992年,而电子游戏玩家的数量在不断增加。

在区块链技术问世之前,所有的数字记录都被孤立在中心化的数据库中。用户面临重大的第三方风险。发布平台上的帖子可以被撤下。酒店预订只能通过携程或直接联系酒店取消。房产购买的手续冗长而繁重。NFT 在这些方面都取得了不小的进展。

写作和音乐 NFT

Mirror 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出版平台。Mirror 允许作家将他们的作品制作成 NFT。作家也可以定制 NFT 的价格和供应量。铸造 NFT 对作家来说是完全免费的。NFT 是在以太坊 L2 Optimism 上创建的。

Mirror 的官宣文章“介绍写作 NFT” 本身便作为 NFT 发行,价格为每枚0.01 ETH,总供应量为420枚。它很快就卖完了,在二级市场目前以0.08 ETH 的价格交易。

写作 NFT 的概念与音乐 NFT 非常相似。几位音乐家通过 Royal 发布了他们的音乐作为 NFT。写作 NFT 和音乐 NFT 都需要回答一个问题。它们是收藏品还是生产性资产?

写作和音乐 NFT 作为收藏品背后的逻辑是说得通的。凯文·凯利早在2008年就写下了1,000名真正的粉丝。他认为,“要以工匠、摄影师、音乐家、设计师、作者、动画师、app 制造者、企业家或发明家的身份谋生,你只需要数千名真正的粉丝。真正的粉丝被定义为会购买你生产的任何东西的粉丝。”像 Patreon 和 Buy Me A Coffee 这样的 Web2 平台已经相当成功,NFT 通过基于区块链带来的技术升级可能会释放更多的潜力。

写作和音乐 NFT 也可以作为生产性资产,定期产生现金流。这面临着更多的挑战,因为写作和音乐 NFT 还未改变他们所处的行业格局。他们仍然依靠现有的基础设施赚钱。每个人都知道音乐人从流媒体播放中赚得很少。Royal 音乐 NFT 与其所有者分享流媒体收入,但收入微乎其微。第一个月的收入分配只有10.2美元。这相当于年收入120美元,这不会让音乐 NFT 变得有吸引力。如果写作和音乐 NFT 不能建立全新的分销渠道,摆脱中间商,他们的创新成果将受到限制,他们的未来也不会光明。

像 Spotify 这样的流媒体公司和 Medium 和 Substack 这样的发布平台目前的产品仍然具有相当的竞争力,因为它们捆绑了无数音乐和作品,而且它们以相对便宜的价格提供所有资源。捆绑销售为让买家和卖家都从中获益(Chris Dixon 在他的2012年帖子中很好地解释了原因)。在生产性资产模式下,除非写作和音乐 NFT 公司能够积累类似规模的资源,将其捆绑并通过自己的发行渠道提供给消费者,否则行业现状不太可能改变。在这两者之间,写作 NFT 更有前途,因为成为作家比专业制作音乐容易得多。随着出版业陷入困境,它可能更愿意接受颠覆。

票务和酒店预订 NFT

门票和预订是 NFT 尚未开发的巨大市场。2022年,仅活动门票收入就估计为723.1亿美元。而且现有的解决方案存在明显的问题。

远的不说,就看今年在巴黎举行的混乱的欧冠联赛决赛。这场比赛足足推迟了35分钟。据法国官方称,原因是“专业级别的票务欺诈”。持假票的人进了球场,持真票的却人进不去。情况迅速恶化,最终导致法国警方被迫在球场外对沮丧的球迷施放催泪弹。

如果门票以 NFT 的形式发行,并在 OpenSea 上交易,不仅可以避免诈骗,欧足联还可以通过二级销售分成来创造额外收入。NFT 领域不是没有试图颠覆票务行业的尝试,但有点雷声大而雨点小。他们在买卖两端都面临复杂的问题。在供应方面,初创公司很难与当前的服务提供商争夺门票发行权。在需求方面,NFT 对普通人来说太复杂了,很难搞定。

票务 NFT 最近在酒店预订方面取得了进展。酒店预订本质上也是一张票。多米尼加共和国度假胜地 Casa de Campo 与 Pinktada 签署了一项协议,将酒店预订做成 NFT

Casa de Campo 度假别墅酒店于50年前在拉罗马纳开业,是多米尼加共和国的第一家度假酒店。这是一个豪华度假村,它的起价是每晚439美元。

对 Casa de Campo 来说,这一举措不仅是吸引富有的加密市场从业者去加勒比海打高尔夫的良好营销,也有助于其管理预订。以前,想要取消预订的客人需要联系酒店。退款过程也不简单。现在,酒店不再参与。客人只需直接向他人出售他们的预订。真实性可以轻易保证,因为链上的一切都是公开的。买家可以验证预订是由酒店发出的,并检查整个交易历史。如果二级市场上没有买家,酒店可以兜底,以相当于退订费用的折扣回购预订。

发行门票和预订作为 NFT 对发行人和买家都有好处。这一领域的现有从业者有多令人失望,只需上网看看对 Ticketmaster 或 StubHub 的评论就行了。这很可能是第一个看到重大突破的 NFT 领域。

房地产 NFT 和其他

许多其他行业正在进行 NFT 实验。在房地产领域,有两个房产作为 NFT 出售的例子。

2022年2月,佛罗里达州的一栋住宅作为 NFT 被拍卖。房地产初创公司 Propy 主持了这次拍卖。这栋2,162平方英尺的房子位于坦帕湾,有五间卧室和三间半浴室。拍卖共收到2个出价,并最终以210 ETH(大约6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2022年6月,美国房地产公司 Okada & Company 将一处商业物业作为 NFT 在 OpenSea 上挂牌。该物业是位于纽约市 Flatiron 区的一座46,299平方英尺的七层电梯大楼,距离麦迪逊广场公园和 Highline 公园仅几步之遥。该建筑仍然处于出售状态,尽管其挂牌价格似乎不正确。

将房地产作为 NFT 出售的好处不那么明显。Okada 就注明,“由于房地产销售的性质,NFT 的销售并不保证房地产交易的完成,也不反映房产契约或所有权的转让。传统的房地产流程仍然必须完整执行。”这些 NFT 尝试更有可能是为了营销噱头。但它们也可能是将所有财产记录都上链的第一步。

Ripple(XRP)首席执行官 Brad Garlinghouse 也认为,各种资产的通证化被低估了。Garlinghouse 将经常受到欺诈活动“挑战”的碳信用交易作为 NFT 的用例,因为 NFT 所带来的透明度和可追溯性。“NFT 真的可能彻底改变碳信用市场,”Garlinghouse 说,并补充道 Ripple 在该细分市场投资1亿美元。KlimaDAO 从事同样的业务,尽管它做得不太好。

将现实存在的数字副本转化为 NFT 的进展非常缓慢,因为尽管存在潜在风险,中心化数据管理者们目前为普通客户提供更加优秀的用户体验。普通客户即使喜欢区块链的愿景,也缺乏动力更换服务提供商。例如,相当中心化的 OpenSea 仍然是 NFT 交易者的首选。只是打着去中心化的幌子是行不通的,拥有杀手级终端产品才是关键。

数字原生存在

NFT 另一个颇具前途的领域是数字原生存在的通证化。随着人们从线下转移到线上,他们不仅对已经存在的事物进行数字复制,还直接在数字世界中创建事物,例如游戏中的屠龙宝刀或电子邮件帐户。Gmail 是最常用的电子邮件服务。但是对于新注册者来说,很难获得他们喜欢的 gmail 名称,例如 [email protected]。如果 [email protected] 被制成 NFT 并且其所有权可以转让怎么办?以太坊名称服务(Ethereum Name Service)就在做这事。这里的机会是巨大的。此外,它们可能更容易实现,因为它们不需要应付现实世界的繁文缛节。

元宇宙

当谈论数字原生存在时,元宇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话题。元宇宙是一个包罗万象的术语,涵盖虚拟世界、AR、VR 以及许多其他相关领域(如在线游戏和社交媒体)。科幻小说作者尼尔·斯蒂芬森在他1992年的小说《雪崩》中创造了元宇宙这个词。元宇宙包括人类互相之间和与机器人之间的任何线上互动及支持这些互动的数字基础设施。推特帖子便是元宇宙中的对话。相反,VR 耳机不是元宇宙的一部分,它只是人类进入元宇宙的工具。

元宇宙中的每一个数字原生存在都可以被通证化。然而,NFT 目前大多只是人们的个人头像。制成 NFT 的数字艺术,如 Fidenza,虽然价值不菲,但是展示 Fidenza 的渠道非常有限。换句话说,昂贵的小图片目前除了推特/微信和 Discord 之外缺乏其他展示方式,这限制了它们的吸引力和实用性。在现实世界中,你可以把一幅毕加索借给艺术博物馆。在元宇宙中,你目前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把那张小图片附在你的推文里。

这一块也不是没有进展。Punk6529 推出了 Open Metaverse,这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开放的元宇宙,由 Oncyber 提供技术支持。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建造和享受时光,包括展示他们的 NFT 收藏。没有土地将被出售,Punk6529 宣称 Open Metaverse 不会人为的制造土地稀缺性,只有真切的工作将得到回报。Proof 也在策划 Project Highrise。Proof 声称 Project Highrise 会独辟蹊径,因为现有的元宇宙就像一个个鬼城,并不吸引人。但没有太多关于该项目的细节被 Proof 分享。

还有以游戏为主题的元宇宙。SandBox、Otherside 和 Illuvium 是将游戏和元宇宙结合起来的最大的几个 NFT 项目。

元宇宙的概念对游戏玩家来说并不陌生。从技术上讲,每款游戏都可以算作一个元宇宙。反恐精英:全球进攻(CS:GO)是一款非常流行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玩家在这个元宇宙中要么是恐怖分子,要么是反恐部队。我最初交易 “NFT” 的经历是在 Steam 社区市场上买卖 CS:GO 皮肤。大部分游戏皮肤都受限于一个特定应用场景和游戏内部的交易平台,把皮肤做成 NFT 会更加灵活和有趣。

但当育碧宣布将在其游戏《幽灵侦察:断点》的 PC 版中引入 NFT 时,遭到了玩家的强烈反对。视频公告上线后不久,喜欢与不喜欢的比例便达到5%至95%。该视频在被下线前收到了大约2.2万个不喜欢。游戏玩家讨厌 NFT,因为他们认为 NFT 都是骗局。显然,NFT 的普及还需要更多知识科普。

现实世界和元宇宙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独特性。世上只有一个地球。土地是稀缺资源,不可能有两个上海。但是元宇宙是无限的,每个人都可以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数字上海。元宇宙在未来一定是多元的,不可能出现像 Meta 垄断元宇宙这样的情况。

一个元宇宙能不能成功的关键,在于其内容。正如 Arthur_0x 所指出的,没有引人入胜的内容的元宇宙是毫无意义的,人们不会想在那里花时间。人们更关心内容本身,而不是它是否是“元宇宙”。不过,对于任何元宇宙来说,精心设计的 NFT 系统只会增强人们在其中的体验。

现实生活中的 NFT

弄清楚 NFT 将在元宇宙中如何运作很重要。另一个尚未探索的大领域是如何将数字原生存在连接回现实世界。

Tokenproof 是一家试图解决一个特定问题的初创公司,即 NFT 所有权的现实证明。一个人不可能通过展示他的苹果手表来证明一个无聊猿的所有权。Tokenproof 使用户无需连接甚至携带钱包就能在线下证明 NFT 的所有权。

Tokenproof 在刚刚结束的 NFT NYC 上向 BAYC、Moonbirds、mfers、World of Women 等项目活动提供了线下 NFT 所有权证明解决方案。这是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客户名单。

Tokenproof 背后的技术很简单。用户在注册时使用 Tokenproof app 验证其钱包或 NFT 的所有权。之后,用户只需使用 Tokenproof 进行验证,而无需再连接到他们的钱包。Tokenproof 是对当今所有权验证中发生的各类欺诈行为的直接答案。社区反馈表明,tokenproof 易于使用且显著降低了相关风险。

随着世界变得越来越数字化,人们肯定希望现实生活中的朋友能了解他的在线成就。将数字原生存在传送回现实世界是另一个令人兴奋的新兴领域。

灵魂绑定 NFT

灵魂绑定 NFT 是 Vitalik Buterin 在2022年1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出的一个很有趣的想法。灵魂绑定最初是一个游戏概念,它基本上指的是不可转让的 NFT。

Buterin 提出的问题是,“如果有人向你展示他有一个可以通过做 X 获得的 NFT,你无法判断他是自己做了 X,还是只是付钱让别人做了 X。”

如今的绝大多数 NFT 都被设计成可转让的。结果,出价最高的人可以得到他想要的任何 NFT。但有些东西不应被交易。想象一下,假如特朗普有能力购买纽约居民的投票权。另一个例子是,法律禁止人们将自己卖身为奴。作为自由人去生活的权利不能被标价出售。

在需要证明实际工作的领域,灵魂绑定 NFT 将蓬勃发展。这与 Balaji Srinivasan 所倡导的假名经济息息相关,即一个人的职业或社会身份和其法律身份的分离。Srinivasan 认为,“有了远程工作、加密货币以及人工智能形象后,除了你可以做你的工作这一事实之外,没有同事需要了解你的任何事情——你的口音、位置、国籍等。“假名经济有一些明显的优势。假名不仅提供言论自由,还提供言论后的自由。反对者只能攻击你的想法,但不能攻击你。通过保持假名并围绕它建立声誉,既提供了问责手段,也防止人肉攻击。

例如,我是小马(quantumzebra123),我的名字附在这篇文章上。如果你觉得这篇文章有帮助,功劳归于“小马”。相对的,小牛不会因为这篇莫名其妙的万字长文而被喷。所有工作都与数字身份(假名)灵魂绑定。它们定义了你是谁,你不能用别人5年的编程经验来申请 Solidity 开发人员的职位。

写在最后

在现实世界中,只有货币和股票等金融工具是可替代的, 其他一切都是不可替代的。同样,不可替代的通证(NFT)的应用领域应该比可替代的通证(FT)大得多。NFT 不应仅仅是昂贵的小图片。

最近与一位朋友的讨论中,他评论说,“我们都希望 Crypto 蓬勃发展,但同时我们都是为了钱而来。” Crypto 仍然依赖于“快速致富”的故事。这对局外人和局内人一样糟糕。似乎如果你在 Crypto 呆了一年还没有发大财,你就是一个失败者。这个领域中的大多数所谓“建设者”们只考虑如何让别人接他们的盘。

我非常喜欢史蒂芬·施瓦茨曼(Stephen A. Schwarzman)的一句话:

处于困境的人通常会专注于自己的问题,而答案通常在于解决别人的问题。

你是通过你正在做的事情来发财?还是通过你正在做的事情来帮助别人?

Crypto(如今因为名声不好被迫更名为 Web3)需要将其宏观叙事从快速赚钱转变为解决具体问题。只有从解决问题中赚到的钱才是可持续的。我们需要优于 Web2 同行的易于使用的区块链解决方案。NFT 为我们提供了很多机会。正如本文第二部分所示,NFT 在许多方面都已经取得了不小的进展。

熊市肯定是难熬的,但希望它能给人们一些时间,来看看 NFT 在猴子头像之外的真正潜力。

NFT

PFP

BAYC

OpenSea

交易市场

quantumzebra123

trying to learn, think, and 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