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基米德的杠杆”:基于乘方永续合约的对冲策略

0xAden

更小的名义持仓就获得同样的风险敞口,乘方永续合约提供了另外一种提高资金利用率的衍生品工具。

更小的名义持仓就获得同样的风险敞口,乘方永续合约提供了另外一种提高资金利用率的衍生品工具。

8月17日,Paradigm 实验室提出了一种新型衍生品产品:乘方永续合约(Power Perpetuals)。该合约通过对现货指数价格变动进行乘方,以放大价格变动:以平方放大的 “squeeth” 合约为例,现货价格是原始价格的2倍时,指数价格将为原始价格4倍;而现货价格是原始价格4倍时,指数价格将为原始价格16倍。毫无疑问,这种放大波动率的产品将会带来巨大的风险——收益放大的同时,损失也会放大。然而,经过推算,乘方永续合约的风险,实际上可通过低于现有工具对冲的成本,获得与现有组合策略相同乃至更多的收益。

关于乘方永续合约的具体说明,请参考:https://www.paradigm.xyz/2021/08/power-perpetuals/(英文版)

为方便理解,我们将以下述案例形式讲解该策略。在该案例中,我们假设资金费率与手续费均可忽略不计。

  1. Alice 打算参与永续合约衍生品投资。她在 ETH 价格为 P1 时,在某交易所开仓投资 ETH/USDT USDT 本位合约做多,名义持仓大小为 a。
  2. 目前,交易所并未推出乘方永续合约产品。为防止价格下跌造成损失,她需要在价格下跌至 P1 前平仓,或采用对冲仓位方式锁仓等待时机。Alice 希望采取对冲方式。为此,她需要在价格接近 P1 时,开 ETH/USDT 合约空仓,名义持仓大小相同、杠杆相同。假设做多仓位 a 大小为 10000美元, 则 Alice 需要付出的名义对冲成本为 10000美元。对她而言,投资永续合约似乎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对冲成本过高(对冲1万美元的 USDT 永续合约多仓,需要同样开1万美元的 USDT 永续合约空仓,才能实现损益对冲)。
  3. 某日,交易所推出了 ETH^2 “squeeth”永续合约(即平方乘方永续合约)。Alice 决定试一下。但她担心在价格波动时损失可能被放大,以及对冲成本可能过高,于是请 Bob 为她测算风险与收益。
  4. Bob 将做空的仓位转为“squeeth”永续合约仓位,名义价值为 b; 而用于做多的仓位,则仍为 ETH/USDT 永续合约,名义价值为 10000美元。根据“squeeth”永续合约公式,做空仓位损益为 [(P2^2-P1^2)/P1^2]*b。
  5. 代入设定价格可能更为直观:假设 Bob 在 ETH 2000美元的时候开仓,多仓仓位价值为 10000美元(5 ETH,假设 ETH 价格为200美元)。
  • 随后几日,价格下跌至1000美元,ETH/USDT 多仓损失为5000美元。为对冲下跌风险,Bob 可以选择开“squeeth”永续合约空仓;由于“squeeth”永续合约的放大效应,Bob 仅需6666.67 美元的名义持仓,即可对冲掉价格下跌风险——比原有基于 USDT 永续合约的对冲成本减少了三分之一。
  • 随后几日,价格由2000美元上涨至3000美元。由于“squeeth”合约的高波动,Bob 选择在价格上涨时平掉对冲仓位,且不开“squeeth”合约多仓;而在价格下跌时重新启用对冲仓位。Bob 将该策略写成程序交给 Alice。

由于对冲仓位所需成本减少,Alice 可以选择用更多资金来进行额外投资,资金利用效率得到了优化,潜在收益有所提升。即使考虑到资金费率等相关问题,由于资金费率相较于总收益而言有限,故实际上总投资收益仍可得到保证。在该策略中,乘方永续合约起到了“支点”的作用,同理,其他类型的乘方永续合约,亦可被用于作为对冲工具,在损益相同情况下,以更少的名义持仓成本,实现风险最小化。

衍生品

0xAden

试图站在仓鼠笼子外探究笼内运行的一只kiwi,来自马纳瓦图河谷。

delate
Use TokenInsight App All Crypto Insights Are In Your Hands
Open